石无不美—隐机

对于赏石,从一开始,我们就需要回到事物本身,直至今天,我们仍然未能脱离我们设定的规范,这个规范表现在追求“意”。人们都认为“意”是美好并深层的,“意境”仿佛是东方独有的东西,几乎涵盖了古代东方的各种艺术门类与人生哲学,对于赏石,我并不这样认为。欣赏石头,天然的东西居然符合人们的幻想,并根据幻想设定出诸如此类的各种尺度以为美,于是各种范式接踵而来:山、飘、云头雨脚、瘦…… 继续阅读“石无不美—隐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