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恒创造 | 腰斩巨木 | 合二为一 | 截后榆生

“林学钊,广东中山青年才俊。

其目如铃,言笑不苟,

江湖人称“大眼先生”。
其作个性张扬,构图夸张。

自创“风恒枝法”,取飓风遗韵永恒之意

用枝大胆,技法细腻,

能破忌为益,化拙用巧。

近年来,屡获大奖,声名鹊起。

“风恒”之风,威扬海内。”(摘自《盆景世界》胡昌彦文)

在2019年2月10日,风恒先生疯行制作,用油锯进行了疯狂作案,将两棵直径30厘米的榆树拦腰锯断,把身首异处的榆树进行了移花接木、优优组合。场面极端简单粗旷!极度暴力血腥,令人发指!着实大胆!达到了擂人的立杆见影外科整形手术般观赏效果。

 

这让我想起了《庸医治驼》:

昔有医人,自媒能治背驼,曰:“如弓者,如虾者,如曲环者,延吾治,可朝治而夕如矢。”一人信焉,而使治驼。乃索板二片,以一置地下,卧驼者其上,又以一压焉,而即屣焉。驼者随直。亦复随死。其子欲鸣诸官。医人曰:“我业治驼,但管人直,哪管人死!”呜呼,今之为官,但管钱粮收,不管百姓死,何异于此医哉?

译文

从前有个医生,自吹能治驼背。他说:”无论驼得像弓那样的,像虾那样的,还是弯曲像铁环那样的,请我去医治,管保早晨治了,晚上就如同箭杆一般直了。”有个人信以为真,就请他医治驼背。 这个医生要来两块门板,把一块放在地上,叫驼背人趴在上面,又用另一块压在上面,然后跳上去使劲地踩。这么一来,驼背倒是很快就弄直了,但人也被踩断了气。驼背人的儿子要到官府去告他,这个医生却说:”我的职业是治驼背,只管把驼背弄直,哪管人是死是活!””呜呼,如今的做官的人只管收钱,不管百姓死活,〔他们〕与这个医生有什么区别呢?

(此图是利用榆树上端,可以看到干身线条优美且收尖过渡自然。)

林学钊先生与我亦师亦友,看他在盆艺盆易网上发表了这五张图的制作过程,着实为他的张扬与果敢捏了一把汗。

私信于他有些太鲁莽不计后果了。现在您也算网红了,身后追随着一碗又一碗的粉丝,注重下形象啊!倘若那些对你技法不认可有争议的人再给你戴上了“庸医”之冠,那么对你“风恒式”的推广无疑是无妄之灾。

(此图为另一棵榆树需用的根理部正面。)

我问他有几分成功把握?

“一分也没有。”回答的如他为人一样直率干脆而简洁。

“没有把握就别做啊!”我有些替他着急。

“不做怎么知道会不成功呢!”他说。

“若是你,你敢吗?你有这个胆吗?”他直言不讳对我说。

“一种强健的风厉棱角,一种强悍的筋骨力道,一种强大的生命张力,一种强劲的威猛气势,从一件件造型奇特、风格峻异的作品中放射出来,给人一种透彻心骨的震撼,让人能深切地感受到作者灌注其中的强烈个性和艺术美感。树如其人,能独创出这种硬汉般凌厉技法的人,本身也是棱角分明、洒脱不羁的。”(摘自《盆艺盆易》网 愚庐 文)

这就是我和他的差距,他敢想敢做,不受传统技法拘囿,随心所欲,大胆践行,才成就了破旧立新今天的他。

(1+1>2换头后榆树背面照)

中间我曾幸灾乐祸地问过榆树是不是根部活着,上部枝干部已经死了?

“活着”。

我还是不信,榆树虽说皮厚且愈合性极佳,但也存在着过湿伤口会流粘液易腐烂、过干会失水枯萎的缺点。倘若小枝嫁接成活倒还好说,直径30厘米直接镶嵌式对接成活,并且不采用营养袋苗靠接补充上部愈合前水份丧失的愈合组织增生的过渡期的措施,我想也不用想就给予了否定。这是我不相信的原因。

今天是2019年5月6日,距上次制作已过了86天,联系好林先生在他艺智达盆景园等我,去他园中以解心中疑惑。

(正面照)

一看就知道,他所说不虚。从枝叶生长茂盛状态可以看出非常健壮地活了!我心中还是想不通,带着疑惑我找寻成活的原因。

为了如实拍下见证过程的真实性,上图蛇皮袋我未取下,原来下面有只母鸡正在生蛋,可见林先生也不只是粗旷硬汉铁骨,倒更有几分细腻女儿柔情。。。。。。

生长如此旺盛,可以去除多余枝叶了。

锯除。

此时我没时间多说了,多看,多想,查找其成活原因。。。。。。

用水苔缚干进行的保湿。

割开绑缚的塑带。锯口接合处先用锡箔纸粘贴,然后又用电胶布缠绕加固,为的是防水、保湿、遮光与保温。(雨水进入会造成皮层伤口感染流液腐烂。锯口水份散失会造成树干干枯愈合组织不能及时增生而导致失败。只有在遮光的黑暗与温暖的湿润的环境下,愈合组织才能增生生长的白而疏松,双方愈合组织能在较短时间内增生、相连、内部筛管接通、完成上下营养物质的输送才是成功的关键。)

岭南地区冬季温暖,降水及空气湿度也大于北方,这也是此次成功的环境因素之一。也正是有了岭南地区这片盆景沃土,才孕育出了一批批象林学钊这样杰出的盆景人才。

愈合组增生也很旺盛。

如图:两边伤口的愈合组织增生、相接连在了一起,可以想象内部筛管已接通。再结合上部干部皮层丰润光滑、无失水开裂。叶片翠绿油亮叶缘完整,无残缺或卷曲焦边现象,可以确认换头成功,已经成活成功!

图中三角形镶嵌部分是为了弥补上下锯口的大小差异而添加的。不用看就能想象到三角的边缘与两锯口的形成层都是相连的,这样才能如图愈合组织增生相连成活。

我现在也会思考了,以前我怎么没想到呢?想到了我怎么没尝试呢?也许我理论知识比林老师还丰富,反思检讨中。。。。。。

看来最大的技术重点就是水苔缚干保湿了。水苔由我拆开,上部树干全部绑缚,不知一天要淋几次雾状水进行的保湿,当时没想到问。。。。。。树干部分保湿越到位,其水份及营养就流失越慢,这为愈合过程中提供了宝贵时间,才能保证这次换头成功。

林学钊老师在清理生长杂乱的枝条。已经成活,可以剪去部分多余枝条了,增加通风与透光,有的放矢地进行放长蓄养。

此图为下部锯口突出部分偏大已锯除。可以明显看出下部愈合组织增生快于上部,锯口贴合较为紧密的地方愈合组织生长更加旺盛。

固定方式也极为原始,一铁锤,几棵铁钉。这个钉子明显因为树龄大木质硬没钉进去没起到作用,但并不影响成功。

现在可以构思以后枝条的布局和走向了。

小枝的截口也开始愈合反包。

枝叶生长旺盛状。

疏剪了一部分枝条,还留了一部分带动根系生长,逐渐去除。

虽说是背面,这根盘这身段。。。。。。两面可观。

受拍摄位置局限,正面拍摄角度问题,显的不那么完美。

再搭上鸡棚。

“盆景这条路没有尽头,必需要我们一直走下去。要敢想敢做,善于突破自己,这样才能走的更远。。。。。”

“如果要发表,不知因为此篇文章又要会有多少人害死多少棵树,一定要写上‘量力谨慎而行’。”

期待此作成型之日。